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赛事 >第八十四章 阴鸷的祁霄

第八十四章 阴鸷的祁霄

大汉疼的冷哼一声,却咬牙忍住了。接下来,对面的刑房先是压抑沉闷的冷哼声,到了后来,便是怒吼、咒骂、哀嚎……后来,为防止咬舌自尽,侍卫又把大汗的嘴也用布勒了起来。所以,到了后来,只剩下痛苦的呜呜声,还有血液不断滴下的滴答声。祁霄看着密室里“呜呜呜”不断挣扎、甚至要闭眼的三人,冷笑道:“让他们的眼睛都睁大些,好好看着。”顿了一下,又对那挣扎的三人说道:“你们放心,这刑法不会死人的,我们也不会让他死。我们会给他涂上最好的刀伤药,两日便可愈合,然后再来一遍更薄更快的,就是他的肉都被一刀一刀的片下来,他的心中还会‘噗通噗通’地跳着……”声音幽微阴鸷,像是地狱来的恶魔一般。一旁的宋飞听了这话,不由打了个战栗。这位这手段也太……呕,太恶心了!他忍不住要呕出声音,却被祁霄一个眼刀子甩过来,硬生生地压了下去。接着,祁霄阴厉的声音又响起,“死?死是最舒服的方法,就怕的生不如死。今天是他,明天便是你们,然后再是他,再是你们,如此循环。即便是你们不招认,我们也已经有了防备,想要突然的袭击我边州已然不成了。你们说……”嘿嘿阴笑两声,祁霄继续慢悠悠地说道:“你们说,我要是把你们连同你们家族,都背叛你们首领的消息透漏出去会是什么结果?你们说,你们效忠的首领是相信你们的忠心呢……还是,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呢?你们死了便是死了,可怜你们的族人,莫须有的便被杀了,你们也很心疼吧?”祁霄又慢条斯理地吩咐道:“好好让他们睁着眼睛看着,明天他们就和对面之人一样了。死都死不了的感觉一定很好的,你们可以慢慢体会,我们有的是时间。当然,谁要是想求我快点死就点点头,我们还是很大度的,这点小小的要求还是愿意满足你们的……哼哼哼!”宋飞听不下去了,索性走到了小孔处向对面的刑房看了过去。只一眼,他便捂住了嘴,连招呼都没打,一直跑出了地牢,跑到一处僻静的墙角,狂吐不止。这也太恶心了!死人他不是没见过,缺胳膊断腿的他也见过,但是这半死不活的还是缺了整张皮的还真没见过。等宋飞调整好心态再走进密室的时候,祁霄已经不在了,还缺了一个犯人。宋飞出了密室,在一处牢房里看到了祁霄和犯人。犯人正是祁霄画像中的男人,他瘫倒在地上,口中呓语般的重复着:“我说,求你们让我死的痛快点,我说,我说……”祁霄给一旁一个笔吏一个眼色,开始问道:“你们隶属于那位首领?让你们刺探我们军情的是你们首领的意思还是你们皇帝的意思?”那人神志有些混乱,眼神迷离,听了问话,低声回到:“我们首领。我们部族太苦了,我们的王上不管我们的死活,他是个混蛋,他不管我们……”“你们的首领叫什么?什么部族?”“特木尔,我们的伟大首领特木尔。”“你们以前派人来过边州?”“来过,来过好几次了,要不是他们整日的和我吹嘘,万博体育官网由万博体育官网集团倾力打造的刺激火爆的娱乐游戏,是目前国内最火爆,最信誉,最公平、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开户送彩金,更多优惠活动等你来…我也不会来,呜呜,你们让我死吧。呜呜……”“你们都从边州窃取了什么?”“窃取?没有,我们没窃取。边州是我们的,我们要住在屋子里,有女人和衣服。呜呜呜,他们以前来的人都是笨蛋,什么也没拿到,所以,伟大的特木尔便让他的贴身勇士毕勒格来了。呜呜,毕勒格要死了,求你们让我死吧。”显然,这个人的精神已经崩溃了。祁霄又问道:“你们可有证明身份的信物?你们都是什么身份?”“我们都是勇士,是朝鲁部族的勇士,你们不能侮辱勇士,你们要下地狱的,要下地狱的……”“可有信物?”那人没有回答,只是捂着自己的胸口嘀咕着,“你们要下地狱的,你们不能侮辱我们……”宋飞走了过去,把那人的衣服撕开,露出了他脖颈上挂着的一个狼牙形状的饰物。宋飞一把拽了下来递给了祁霄。祁霄拿过来,狼牙上镶嵌了银饰,有种异域风情,究竟代表了什么身份,他也不甚明白。见此人的神志已然失常,吩咐道:“让他画押。再去看看那三人的身上有无此类的饰物,把人犯都押回大牢单独看守。”宋飞听了吩咐,带着一名侍卫走了,半刻之后,走了进来,失落地说到:“其他人的身上没有多余的饰物,都是边州本地人的打扮装束。”祁霄看着地上的瘫软的雍朝人,猜想,估计这几人都应该做本地打扮才是,只不过此人贪恋故乡,没听话,还依旧把饰物挂在了身上。不过,今日也算是有了突破了。祁霄拿着画押的罪证和饰物走出了地牢,对身后的宋飞说到:“你先拿着东西去找连大人,我随后就到。”宋飞不解,“还有何事?”祁霄皱眉,“叫你先去你就去,恁多废话!”宋飞看着脸色不善的祁霄,接过了东西,“好,我不问了。”说完,拿着东西急忙跑开了。走了一段路之后,才想起来,连大人去了知州府还没回来呢,便又折返回来。他本意是想帮着祁霄再处理些事情,可刚走到地牢前,便听到不远处的房角有轻微的声音。很是疑惑地走了过去,便见一个背影正扶墙做呕吐状。宋飞暗自笑了笑,原来不只是自己受不住那场面,连这位“狠厉”的主审都是“外强中干”!很是体贴地悄悄地退了回来,走出十几丈远之后,才停下脚步等在那里。不多时,便见祁霄苍白着脸走了过来,宋飞不怀好意地打趣道:“祁大哥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样白,难道高兴的?”祁霄狠狠瞪了他一眼,没说话向前走了。他是武人,感官要比常人敏锐的多,这个小子在背后偷看,他早就察觉了,只是当时那般情景,自己真不知道如何解释,只好装作不知。宋飞也笑了笑,彼此心知肚明就好了。跟着也到了连璧的书房。已是晌午,连璧已经回来了,不过,脸色很是不好。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