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赛事 >第985章:是不是不知死活

第985章:是不是不知死活

打电话比林端,他颇是高兴,我把这事跟他一说。

林端沉静地说:“我去看看他吧,你不想出来就不要来了,千寻,回来就好,北京才是你的家,才是你的根。” 

“林端,我又和纪小北交往了,我是不是不知死活。”我自嘲地问他一句。

他良久的不出声,后来才轻叹一声:“千寻,想爱就爱吧,你心里的直觉,你最是清楚,旁人的声音,不过是参考,你觉得开心就好,开心这样东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如果你觉得不好了,你想要让人劝劝你,你打电话给我便好。林夏那儿,我会通知他爸妈去的,你不必担心什么。”

“嗯,那就好。林端,你还见过小宇吗?”

“没,他妈妈带着他去西安了。”

“那好,我不打忧你做事了。”

挂了电话有些失落,我心爱的小宇,不再是我的小宇了,他已经不再记得我了。

纪小北买了跌打酒上来,按着我的足踝,大声地喝斥我:“不许动,告诉你多少次了。”

“痛嘛。” 一痛哪能不缩呢。

“不许缩,痛也忍着,还到处跑,我倒以为你好得差不多了。”

他猛地一捏我脚踝处的那块骨头,痛得我倒吸一口冷气。想抽脚他却捏得紧:“别动,要是痛,可不关我事的。”

“我看,还是去医生请医生给敷药吧,你不行啊!弄得我痛死了。”

纪小北挑挑眉头:“你说这话,好暧昧。” 万博体育官网由万博体育官网集团倾力打造的刺激火爆的娱乐游戏,是目前国内最火爆,最信誉,最公平、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开户送彩金,更多优惠活动等你来…

我顿时明白了,然后有点无语。

“好了,别动,我去洗个手,给你切点臭东西吃。”

“纪小北,你也尝尝,不错的哦。”

“我要吃了,你会给我什么好处?”

“不吃拉倒。”还要好处,纪小爷真当自个是玉皇大帝下凡来着了。

股票,又在下降,跌得似乎很厉害。

北京正在治房地产这一块,房子很多,然而限购,还有各种各样的条件一公布出来,跌得好是惨。

林氏股票,下降了百分之五十。

我把电视给关了,我不懂这些,可我知道林夏是有退路的,三亿元在他瑞士的帐户呢,别的我也不知。

当官的个个都是人精,精得不得了,变幻莫测的,如果纪小北的爸爸当初调而走,只怕现在是众的之矢了,那边发生了动乱之事,许多的官员连罚着。

纪小北切榴莲,我看他手机响了,拿了进去:“你电话。”

“谁打来的?”

“肖健。”

他神色一敛:“按掉吧,一会我会给他回复。”

切好了榴莲端出来:“你先吃着,一会外卖会送上来,我还有些事得去公司。”

“嗯,再见。”

他飞个媚眼:“亲亲我呗。”

我勾勾手指:“你过来。”

他喜滋滋地把脸凑过来,我一掐他脸颊:“赶紧走吧你。”

他捏捏我的鼻子:“越来越不可爱了,我先走了,有什么事记得打我电话。”

美国那边的姑姑打电话给我,叫我去接机。

我想我现在的号码,大抵是林夏告诉她们的。

打了车出门去机场,看看班机的出口,再到那儿去。

林夏来得比我还要早,或许他比我来得早很多了,依然是有些憔悴,捧着黑咖啡。

“千寻。”微笑地叫了我一声。

我淡淡一笑:“ 你也来接人。”

“昨夜里给我打电话的,似乎心情很不好,要了你的手机号去,今天来接机了。”

“谢谢,我等着就好了,你有事,你去忙,不打忧你了。”

他眼里有些受伤,苦涩一片。

他总是这样,很轻易地受伤,我也只能说到这么个份上,难不成要我对你还如以前那样,对你说着夫妻一般的话么。

林夏,没有感情了。

被欺骗的滋味,一点也不好受,哪怕你的出发点,是为我好,我仍然不想的。

“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

他便是一笑,然后说:“我不累,看,班机到了,马上就出来了。”

他轻轻地靠近,我没有躲,只是靠得太近了点,就会移一移,他便也是知道,就不再多近一分。

姑姑和堂妹,推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出来,而且戴着大墨镜。

一出来就抱抱我:“ 千寻。”

声音,竟然是有些哽咽的。

“姑姑。”我轻声地一叫:“你们累了,走吧,我带你们找个休息的地方。”

“这次回来,就不再走了。”她取下了墨镜,双眼通红:“我们在美国破产了,你姑父他失踪了。”

失踪?一个多不负责任的人啊。

怪不得这么伤心了,接过行李:“先去休息一会,洗个脸吃些东西,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你们也累了。”

带她们到一个还算不错的酒店住下,姑姑的情绪,似乎很不好,不想多说什么。

我也没有问她,林夏说在下面订了位,下去吃中午饭。

吃完饭我轻声地说:“林夏,你公司还有事,你去忙吧。”

姑姑也应声:“是啊,小夏啊,有事就去忙,别陪着,事业重要。”

林夏把一串钥匙递了过来:“千寻,明天我让人去收拾一下房子,让姑姑与爱文住进去吧,回到北京了,总不能一直住着酒店。”

我把钥匙推回去:“不用。”

我和你之间,不要再有牵扯。

他有些黯淡,姑姑笑笑:“小夏,去吧,我还有些事跟千寻说呢。”

“好,那我先走,你们有什么事都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他离开一会,姑姑便跟我说:“小两口吵架了吧。”

“没呢,姑姑。”我和他,基本上是吵不起来的,他忍让,他大度,他不会和我计较呢。

但是,我也没想和他吵。

以前不想,以后我想就更不会可能和他吵的了,我们之间有关系,焉是只吵架这么简单。

姑姑叹口气,轻声地劝着我说:“千寻啊夫妻之间吵架是床头吵,床尾和,臾你要太是倔强了,到底也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姑姑。”我皱皱眉头。我和林夏的事,我不会去宣扬什么,但是真不想别人还在叫我再和林夏开始,有些事,不可能放得下,也不可能忘得了的。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