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英超 >第二百零三章 灭口

第二百零三章 灭口

玄阴魔气!苗古两位长老似乎认得这些黑气的来头,惊惧的大叫一声。急着两人如见毒蝎一样的左右一分,瞬间飞遁到了两侧。那些黑气也没有穷追不舍的意思,如毒蛇吐芯般的又收缩回了海面上,并在冰雕般的婴鲤兽旁边,凝结成了一团黑色的旋风,。黑风渐停,在婴鲤兽的一侧现出一男两女的身形。男的矮小枯瘦,一脸黑麻,女的丰满艳丽,无袖短裙,这三满身的阴寒邪气。两女的尚好,只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但是那奇丑的枯瘦青年,天明看不出修为深浅,竟也是结丹期的修士。“乌丑!你这是何意,难道要和我们六连殿开战吗?”苗长老显然认识其中的男子,口不择言的大怒道。“开战?本少爷还没这个兴趣!只不过家祖即将从海底出关了,这只婴鲤兽的妖丹就当做在下的贺礼吧!”枯瘦青年双目朝天的傲然说道。“极阴祖师要出关?”青年的这句话,将这两位六连殿长老吓了一大挑,面面相觑了起来。附近的青算子等修士听了这话,唰的一下,面无血色起来!就是一直傲气冲天的中年儒生,也同样身子微抖,露出了惶恐之色。天明看到这一切,心里暗暗吃惊!难道这位“极阴老祖”有这么大的名头?当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他竟对青年身上的黑色邪气,隐隐有一种似曾相识地熟悉感,这让他奇怪之极。但稍一细想之下。天明就想起了,这黑气虽然不知威力如何,但似乎和越皇及曲魂修习的“血炼神光”的气息有些近似。就不由想起了那块灰白气玉简中提及的“玄阴经”。“这“玄阴魔气”难道和此物有什么关联?”天明狐疑了起来。但未等天明多想,苗长老先忍不住的大声嚷嚷道。“乌丑,你说什么大话!谁不知道,令祖早在百余年前就已做生死关。除非修为再做突破,否则天大的事也根本不会出关地。你可不要告诉我,令祖仅仅百余年就修炼到了元婴中期的境界。”乌丑听了这话,仰天狂笑了起来。“哈哈。你们六连殿真是太无知了!谁告诉你们,家祖闭关是为了想进入元婴中期的?家祖实际上是为了修炼一门威力盖世的魔功,如今功法大成自然要出关了。”乌丑得意洋洋地说道。听了这话,苗古二人怔住了,不知对方所说是真还是假。“既然知道家祖的威名,这只婴鲤兽本少主就收下了。想必你们六连殿不会不给我们极阴岛这个面子吧!”乌丑见二人此种神情。阴阴的又道。听到对方如此猖狂的言语,苗长老面色有些发白。古长老却目光闪动的想些什么。一时二人都没有开口。至于青算子等被邀来助拳的几人,则不由得后退了了几步,一副不想搅合进去地样子。冯三娘见此,眉头紧锁一时也毫无办法。毕竟曲魂等人,只是说好对付妖兽的。可不是他们六连殿地下属。要说眼前的局面,六连殿的人还真处在了下风!虽然六连殿有苗古两位结丹初期的修士,但他们刚才为了驱动两枚借来的洪荒异宝“干天戈”。已经元气大损。而那叫乌丑地青年,虽同是结丹初期的修士,但修炼的可是乱星海顶尖地魔功“玄阴功”,远不是普通的结丹修士能比的!更何况其背后的极阴老祖,在乱星海那是无人不知的魔枭巨头,谁敢轻易招惹啊!但这样让乌丑将婴鲤兽从眼前带走,他们六连殿的面子可就丢大了!不但此前的工夫全白费,还会给人以软弱可欺的印象,绝不利六连殿以后的发展。zuilu这时,乱发披肩的古长老嘴唇微动,和苗长老暗中交谈了起来。两人一边商议着什么,一边神色显得阴晴不定。而乌丑冷哼一声,嚣张的走到脚下的婴鲤兽旁,手中黑芒一闪,一柄漆黑如墨的魔刀就出现在了手中。只见他手起刀落,那妖兽的怪首被其一刀砍下,毫不客气的在头颅内寻覓了起来。而那两名女子,则警惕的注视着天上的苗古二人。见到此幕,冯三娘的脸色难看之极!但是苗古两位客卿长老还没说话。她更不敢轻举妄动。天明等人则默然注视着这一切,谁也不敢大声说一句,生怕惹祸上身。不一会儿的工夫,那乌丑就从婴鲤兽的头颅中掏出了一颗翠蓝色的圆珠,丑陋的面孔露出大喜之色。接着他抬首,望向四只怪手上的蟹鳌等奇物,贪婪之色在脸上闪过。但当其再举起手中的魔刀,古长老却沉声喝住了他的举动。“少岛主,看在令祖和我们殿主也算旧识的份上。这婴鲤兽的其他东西,你都可以拿去。但是妖丹是我们六连殿必得之物,必须要留下。否则我二人根本无法向殿主交差的。”古长老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任何喜怒的情绪。但乌丑听了此话,冷笑了几声。仍丝毫不理会的还是一刀斩下,一把将那妖兽断掉的手腕及紧抓的蓝色珊瑚抄到了手中。见到此幕,古长老先是露出了几分温色,但接着叹了一口气。他有些无奈的突然先乌丑传声了过去。这些传音的言语刚一入乌丑的耳中,他本已举起的魔刀,顿时停在空中不动了,面露不可思议的惊愕之色。接着他将手中的魔刀放下,不能置信的同样嘴唇一张一合起来,似乎在询问什么事情的样子。而古长老则面无表情的又说了一两句。这诡异的一幕,让天明等人都看得一头的雾水,大感莫名其妙。而苗长老则木然的漂浮在空中,对这一切视若无睹。“我不信,除非你拿出证据来证明你们的身份!”乌丑忽然摇了摇头,阴寒的大声道。这句话,不知其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竟然没有传音之术,就这么大模大样的说出了口。让天明和冯三娘等人听的真真切切,不禁疑惑万分。古和苗二人的神色大变,互望了一眼后,同时露出恼怒之色。“接着,这可以证明我二人的身份了吧!”古长老面如寒霜的一扬手,一块乌光脱手而出。乌丑则毫不费力的将其接到了手中。天明心中一动的凝神望去,依仗着神识的强大竟将那物看的一清二楚,是一面雕绘着狰狞鬼头的令牌,通体散发着淡淡的黑气,乌丑正前后翻看的仔细辨认着。天明心中咯噔一下,隐隐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他急忙扭头的左右一看,心中不禁一凛。其他人还好,同样惊疑不定的注视着三位结丹期修士间的一举一动,但那青算子却脸色煞白无比,竟双手紧握的开始无声息的倒退了起来,转眼间就退出了二三十丈的距离。他一看见天明瞅向了他,先是一惊,接着就露出了难看无比一丝苦笑,然后二话不说的忽然化为了一道青虹,亡命般的飞遁而去。见到此景,天明的心往下一沉!他不见思索的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将其中的神风舟急速放出,然后一拉曲魂的就上了法器,随后化为了白光的同样急遁而去,飞向的是无名小岛的方向。青算子和天明的这番诡异之极的举动,让才发现的冯三娘和中年儒生等人怔住了,大感莫名奇妙。下方的古、苗二人同样注意到了这一幕,神色同时一寒,那古长老更是阴森森的说道:“我二人负责将逃走的两人斩杀,这里留下的人就交由乌兄灭口了!”说完此话,就不管乌丑同意与否的马上和苗长老二人化为了两道惊虹,分头向天明和青算子追了过去,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乌丑冷哼了一声,虽然满面的不情愿之色,但还是目露杀机的望向了茫然失措的冯三娘等人。“哼!算你们不走运,听到了不该听的话!就把你们的元神献给本少主吧!”说完此话,乌丑的两臂一张!铺天盖地的黑色阴风,刹那间从其身上涌出,以黑压压一大片的惊人气势,往冯三娘等人席卷而来。风舟的速度极快,再以天明的筑基后期修为驱动,更之箭,几乎夹带着破空的“嗤嗤”之声,神风舟就到了无名小岛的跟前。当天明看到了不远处呆过的礁石时,心里才略送了一口气,抬手想要擦擦额上的冷汗并回头望下时。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忽然从背后传来!天明惊骇之下,不加思索的单脚一跺脚下的神风舟。顿时连人带法器猛然往一侧一飘,神风走就从原地遁出去了十来丈远的距离。几乎于此同时,一道深黄色的长虹从天明刚才站立处一闪即逝的透过,往前再飞了二三十丈的距离后,就黄光一敛的显出了一人的身形。天明摸了一把黏糊糊的冷汗,望了望这人,苦笑了起。眼前之人乱发披肩,正是那六连殿的古姓长老!此刻他脚踩着一片圆形的土黄色法宝,正一言不发的望着他,目光中冰冷无比,仿佛在其眼内天明就是一个死人一样。而在这位煞神身后十余丈距离的下方,正好是天明布下大阵的处所,这让天明的心凉无比。不过天明也清楚,现在说什么质问或求饶的话,都是白搭的。只有和这位结丹期的“前辈”拼上一回,看看能否有机会借助到阵法的威力将其困住了。想到这里,天明心里一横。在其命令下,曲魂身形一晃,已挡在了了天明身前,同时身上放出了丝丝的血光。将整个人都罩在了隐带腥味之气的血色之中。而天明则两手光芒一闪,手中多出了两件法器出来。这时的古长老,见天明和曲魂摆出了想要顽抗地样子,眼中寒芒一闪,脚下的圆形法宝马上长鸣一声,黄芒大盛起来。竟如同盔甲一样,将其一下包在了黄光之中。然后古长老双手突然一张出,但马上就变成了巴掌般大小的月牙光刃。无声无息的向天明和曲魂狂涌而来。天明大惊之下,却松了一口气。此人的法宝,并非像那雷万鹤一样是速度型地,这可就给了他活命的机会。天明强打起精神,两只手同样一扬。一只手飞出脱手就巨大化的龟壳法器,另一只手则蓦然出现了一面明晃晃的小镜。一大片青光从镜面中喷出,迎头射向了对面而来地光刃群。“噗噗”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前边的一小部分光刃被青光一照之下,马上身形呆滞速度大减。但随着后面更过的月牙刃,争先恐后的涌进了青光中,青光转眼间就被斩的支离破碎了,化为了点点星光。与此同时天明手上地镜子。也“啪嗒”一声从中间分成了两半,彻底毁掉了。将手中的镜子一扔,天明对于“青凝镜”地毁坏。没有丝毫痛惜的意思。而是看也不看的单手往储物袋上一拍,两道乌光及五道白光从储物袋中先后飞出,在头顶上略一盘旋半圈后,就整齐的迎了上去。可天明还不肯罢休,身侧又有七八道白光闪动,七八个傀儡兽士兵同时出现在了两侧,同时张弓搭箭,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这时地光刃群已经击到了巨大的龟壳上,几乎在一接触的瞬间,此法器表面马上就多出了无数地深深切痕,仅支撑了片刻的工夫,就哀鸣一声,被众光刃斩成了无数块。有这片刻时间的争取,天明的七八件顶阶法器后发先至的飞到了曲魂身前,不停地旋转飞舞,布下黑白交错的刃幕。自然这些顶阶法器,同样无法当抵挡这些势头大减的光刃攻击,乌龙夺及那五把白色飞刃,闪了几闪后就化为了流萤。这下没有任何阻挡的月牙光刃群,毫不客气的直斩向,自交手以来一直站在天明身前没动一下的曲魂。“嗨!”曲魂口中,突然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吼,接着身上的血色红光竟脱体而出,转眼间化为了一条巨大的赤红光蛟,张牙舞爪的向前扑去。顿时,红光和这些已现势的光刃交织冲撞到了一齐,天明两侧傀儡士兵的光处的加入了赤蛟的攻击之中,竟一时之间呈僵持之势。这一幕让天明大喜,站在对面的古长老则面露诧异的微微一怔。但随后,这位追来的结丹期修士不屑的哼了一声,一抖之后身上黄芒大盛,两手再次抬起。一见此情形,天明心里一凉!能档下这波攻击,已经是他法宝尽出了,对方若还来一次如此犀利的攻击,他可死无葬身之地了。就在天明心惊胆颤之际,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开眼!对面冷笑的结丹期修士脸色忽然一变,脸颊上升起一片不正常的血晕,随即又变得异样苍白起来。接着,对方身上的黄芒马上黯淡了下来,并且在一阵颤抖中身子痛苦的躬了起来。古长老顿时又惊又怒!他心知肚明。这是由于先前元气大伤,没有及时休息调养,自己又妄用真元所致的。不过,只要给他片刻的工夫,他就能将伤势再次压下去,仍灭掉天明易如反掌。可此刻的天明欣喜若狂!抓住此良机的他,不加思索的一拉曲魂,连那七八只傀儡和正僵持的赤蛟也顾不得了,就风驰电掣般的飞向下方的无名小岛。从正弓腰的对手下方,直接万博体育彩票致力于为玩家提供最靠谱的线上游戏平台,协同澳门**监察局打造拥有更专业的服务及更好的团队!推荐给全球 玩家2019最火现金娱乐官网,带给您最好的服务!斜飞了下去。古长老这时羞怒交加!若真让天明成功的从他手上逃脱,这个笑话可就闹大了。懊恼之下,他也顾不得以后的伤势会加重几分,,一咬牙猛然调全身的灵力,强行将不适压了下去。然后就没有半点迟疑的身形一转,黄虹耀目,激射追向了天明。数十丈的距离,对全力御器的天明来说,瞬间就到。但几乎在他前脚刚踏进了阵法范围内,那黄虹就后脚的追上了他,几乎同时遁入了阵法之中。古长老正暗喜可以将两人一击灭掉,突然眼前一花,景色大变。这哪还是什么小岛,竟四面八方全是无边无际的碧波大海,一股巨大的压力同时挤向了他。“阵法?”古长老脸色郑重了起来。不过他虽然有些吃惊,此地为何会冒出一个阵法出来,但心里也没有多么惊慌。毕竟从附近的阵法波动看来,这不会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阵,他自信能够轻而易举的破掉。想到这里,古长老的脸色一寒,身上的黄光耀眼夺目起来。天明自己布下的“碧水青甲阵”,自然和后面这位结丹期的“前辈”遭遇截然不同,御器闪了几闪后,他就轻松的出了大阵。此刻,原本想就此远遁的他一回首,脸色阴沉了下来。只见那古长老正在阵法中化为了一道惊电黄虹,狂雷霹雳般的狂攻着阵法的禁制,一副马上就能破禁脱困的样子,这让天明神色阴晴不定起来。看情形,若是就此御器而跑的话,绝对会被脱困的这位煞星再次追上。毕竟法宝和法器的飞行速度,实在悬殊的很啊。天明略一踌躇之下,那阵法的禁制又被对方破了数层。眼中杀气一闪,被逼急了的天明不再迟疑的一招呼曲魂,两人借助着禁制的掩护,无声无息的潜了进去,慢慢靠近了古长老。但是尚未等天明二人真正接近对方,正在阵法禁制中肆无忌惮的破坏的古长老,竟似察觉到了什么。他忽然停下了手上的举动,警惕异常的四处张望起来,一副的阴厉之色。天明皱了皱了眉。但是他一翻手掌,光芒一闪,一干青色的小旗出现在了手中,正是控制此阵的主阵旗。几句低低的咒语声从天明口中若有若无的传出,然后将手中的旗子一抛,化为了一道青光,融入了大阵之中。接着古长老眼前的景象一换,四周的海水波涛汹涌了起来,原本就重逾千斤的万博体育彩票致力于为玩家提供最靠谱的线上游戏平台,协同澳门**监察局打造拥有更专业的服务及更好的团队!推荐给全球 玩家2019最火现金娱乐官网,带给您最好的服务!压力,突然又加大了数分,让其身形一时间呆滞了起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