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体育英超联赛 >第六百四十一章 诅咒缠身

第六百四十一章 诅咒缠身

第六百四十一章诅咒缠身

邪恶的力量在不断蚕食秦鸿的生机,让得秦鸿的面目都是缭绕起几分阴郁的气息。周身肌肤在不断干瘪,不多时就已是布满褶皱,再次如日前般苍老。

这让秦鸿瞳孔收缩,好可怕的诅咒之力!

这种力量是一种至阴至邪的力量,举世已然不多见,却不想在今日,居然有人找到了这种力量,并用来算计于他。

秦鸿恼怒,盯着那道逐渐愈合的虚空裂缝,眼中充满了种种惊怒的神色。

“冥神殿!”

秦鸿咬牙,杀气冲霄。

先前的那一霎那偷袭,虽然短暂,但秦鸿依然察觉到了对方的几分气息。尽管对方极力掩饰,但那一种让他熟悉的感觉却是怎么也掩饰不掉。

死气!

一种让他厌恶的力量!

这种力量,秦鸿除了在冥神殿的人身上有所察觉外,他就再没在第二个身上有所察觉。

“呃啊!”

愣神的功夫,秦鸿体内的阴郁诅咒就越来越强,让得他的生机在急剧下降,发丝都已是斑白,比之劫难后的样子更加不堪入目。

这般模样,让得云沧海等人都是怀疑,秦鸿会否在下一霎那直接折殒掉?

“回郡城府!”

秦鸿断喝,想也不想抽身返回,秦蛟化作蛟龙驮着秦鸿,穿云破雾,朝着南阳郡滚滚而去。此行来得也快,去得也快,连得寂灭神弓都是不曾掠夺。

受过诅咒的寂灭神弓,已非昔年的无上神兵,神威折损,谁碰谁倒霉。

秦鸿不再管顾,但后续的诸多人却都是有所不曾放过,无论如何,那都是无上神兵,即使倍受诅咒,世人亦是稀罕。

故此,原地留下一片杀戮,血雨腥风再次上演,让得那方天地都是化作了鲜血的世界。

返回南阳郡途中,秦鸿浑身颤栗,枯损的肌肉都在抽搐痉挛。诅咒的力量不断蚕食生机,让他模样愈发的不堪入目。

“给我止住!”

秦鸿咬牙,始源火澎湃燃烧,与诅咒的力量不断碰撞,彼此交汇,但依然觉得有些勉强。这股诅咒的力量太强了,绝非寂灭神弓中残存的那点可以比拟的。

仿佛间,这股诅咒有着澎湃的活力,居然可以源源不断的衍化。与之先前的那种无根浮萍的诅咒力量相比,这种诅咒就更像是连带着根源都扎根进了他的体内。

“啊!”

痛苦,痛不欲生,让秦鸿都有种如欲自杀的冲动。这太难受了,比之熬炼肉身,承受劫难的感受还要痛苦。

秦鸿在秦蛟的脊背上翻滚,不断的以头碰撞秦蛟的龙鳞,恨不能将自己生生砸晕。但无可奈何,这种剧痛无时无刻不在刺激他的神经,让他难以遏制。

“混蛋!”

秦鸿不断咒骂,对冥神殿生出了滔天的杀意。这该死的组织,一而再,再而三的截杀他,算计他,对他造成了难以想象的伤害。

若非是寻不到其踪迹,且修为不够,他真是恨不能将冥神殿的所有人全都凌迟处死。仇恨深入骨髓,让他对冥神殿生出了刻骨的杀意。

“啊!”

仇恨亦是无法减弱诅咒的痛苦,浑身筋骨,血肉,都是抽搐痉挛得愈发厉害,让他整个人都是不由自主的缩成一团。远本伟岸修长的身躯都是变得矮小,筋骨生生被浓缩了一大截。

这种变故惊世骇俗,让得同程相随而归的云沧海都是勃然变色,紧张万分。这般诅咒,绝对是恐怖至极,当世之中,焉有解决之法?

恐怕至尊出手,都难以为其祛除!

无可奈何,一路听着秦鸿惨叫,后者历来顽强,却都是被这种力量折磨得死去活来,可想而知,其痛苦何其难言。

一路疾驰一日,秦蛟动作极快,都已是不顾那些将士,直接回府。

“药!灵药!灵药!”

秦鸿喝吼,痛苦万分,云沧海匆匆而去,带动郡城府上下所有人,搜集灵药归来。上万株灵药拼凑归来,秦鸿取出丹鼎炼化药液,褪去衣衫坠入其中,不断的炼化药液滋补自身的生机。

药液沸腾,生命精气澎湃,不断的灌入秦鸿的体内,意图改善他体内糟糕的状况。但很遗憾,诅咒的力量太过可怕,药液都是无法抗衡,只能够短暂的进行压制。

但药液终究有限,即使暂时压制住,却也无可奈何。一旦耗尽药液,诅咒的力量会再次反扑而来,甚至会愈发的强劲。

“请老祖!”

云沧海喝吼,秦蛟咆哮冲天,直奔云天宗方向,要去请剑尊前来相助。诅咒的力量太可怕,非至尊无法靠近。

“不行,还是不行啊!”

秦鸿低吼,药液逐渐耗尽,他状若疯魔。

“斩!”

秦鸿不得已,激活了七绝剑魂,意图以怒之天相压制。剑气簌簌而动,在体内流窜,锋锐凛冽,所过之处诅咒不堪一击,全被斩成一段段。

然而,这根本无法根除。

七绝剑魂固然可怕,攻击力强势无敌,连诅咒的力量都是无法抗衡。但七绝剑魂终究无法将其根除,依然只能够暂时间压制住它。

但秦鸿的力量终究有限,不可能时时刻刻催动七绝剑魂。故此,这同样无解。

秦鸿怒吼,痛不欲生。

绝望的气息缭绕心头,让得秦鸿的瞳孔都是化作了灰白色,死灰之色浮现脸孔,这是将死的迹象。

“宗主,代我,查出幕后黑手,我……要大开杀戒!”

秦鸿愤怒,这次恒河郡之变,绝非偶然,种种事迹皆都表明,是有人故意暗算。若是不然,那袭杀之人为何早有准备?

故此,秦鸿猜测,恒河郡有人参与,他务必查出来。纵使身死,折殒之前亦要复仇,将那些该死的家伙统统杀掉。

云沧海神色亦是狰狞,看着秦鸿此般模样,他只觉心头的希望都是坍塌,一颗心碎成齑粉。听得秦鸿的嘱托,他毫不犹豫的转身而去,严厉追查幕后黑手。

第一次,云沧海生出了滔天杀机。

“冥神殿,欺人太甚!”

郡城府深处,唯有秦鸿低声怒吼。

这般僵持,足足持续了三天,秦鸿的生命波动都是虚弱,诅咒的力量太可怕,亦是要将他全面吞噬。

原本修长的万博体育彩票致力于为玩家提供最靠谱的线上游戏平台,协同澳门**监察局打造拥有更专业的服务及更好的团队!推荐给全球 玩家2019最火现金娱乐官网,带给您最好的服务!身影生生矮小了三分之一,血肉枯损,肌肉萎缩,都成了一种侏儒。

这让秦鸿有种悲愤,都快要炸裂掉胸腔。

但在这种时刻,秦鸿都已是撑到了极致。药液耗尽,七绝剑魂亦是无法再度催动,始源火都是黯淡,骨髓中的生命精气都是稀薄。

这是耗尽生机的节奏,快要死亡。

秦鸿心有不甘,他连生死劫难都闯过了,居然要死在一群卑劣人的算计中。这让他不甘心啊,心中惊怒,恨杀欲狂。

“嗡!”

终在此刻,府邸院落的虚空突然塌陷,一道身影拽着一条蛟龙从虚无中走来。来人衣袍猎猎,浑身剑意纵横,形成了可怕的剑气流转,撕裂虚空。

剑尊!

看着突入而来的人,秦鸿目光大睁,仿若有神光一闪而逝,满怀希冀的看着剑尊。至尊出手,不知能否压制住诅咒。

剑尊从虚无中走来,二话不说,则就出现在了秦鸿的身旁。探手贴近后心,稍作感应,则便是感受到了秦鸿的状况。

“糟糕!”

这般状况,让得剑尊都是变色,沉稳老练的脸庞都是浮现厉色。

“持气运承载物来,快!”

剑尊呵斥,令秦蛟动身,后者瞬息消失,不一会儿从后堂取来了大帝法旨。这是南阳郡的气运承载物,为昔年大帝赐予的封地法旨,被炼制成了气运承载物,可集纳南阳郡的所有气运。

日前不久,随着秦鸿威势日渐拔高,南阳郡的气运日渐昌盛。大帝法旨都是化作了金灿灿的颜色,一缕缕金辉在交织,蕴生出种种异象。

这是气运颠沛的迹象,可见南阳郡日渐昌宏。

但在今日,剑尊手持大帝法旨,站在秦鸿身畔,要借用气运之力,为其镇压诅咒。

“在此时刻,已经别无他法,这种诅咒太可怕了,乃天地至阴至邪的力量。而唯有天地正气中的气运,才能够与之相克,压制下诅咒的力量。”

剑尊手持大帝法旨解释,“但是,气运之力乃是南阳郡的一郡根本,昭示着南阳郡的繁荣昌盛。你与万博体育彩票致力于为玩家提供最靠谱的线上游戏平台,协同澳门**监察局打造拥有更专业的服务及更好的团队!推荐给全球 玩家2019最火现金娱乐官网,带给您最好的服务!气运相连,若是借用气运镇压诅咒,就将耗尽气运。而气运受损,南阳郡将生灵涂炭,地塌天惊,可能会化作一方绝地。”

“什么?”

秦鸿勃然变色,原本的希望都是瞬间绝望下去。

此间时刻,唯有气运才能够镇压诅咒,除此之外,秦鸿别无活路,唯有折殒死掉。但若是动用气运,那南阳郡的环境亦会遭受影响。

若是气运耗竭,南阳郡将寸草不生,所有区域都将化作绝地。

“没其他办法了吗?”秦鸿脸色苍白,阴郁之色越来越明显。

“绝无第二种办法!”

剑尊摇头,神色亦是一片冷漠。因为他知道,一旦动用这种办法,那将是一种怎样可怕的灾难。这对南阳郡的芸芸众生而言,将是毁灭的杀身大劫。

秦鸿沉默,脸色难看至极。现在,到了让他抉择的时刻。要么他死,要么,南阳郡芸芸众生代他而死。

“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劫,避不过的!不然,你就得死,绝无半点生机!”剑尊在旁劝诫,一代至尊,可以看到冥冥中的一点因果。

“我做不到,放不下这个结。”

秦鸿咬牙,面目都在狰狞。让南阳郡百万生灵代他而死,这将是一种何其残忍的结局,他,做不到。

尽管这是一种劫,可秦鸿也不愿杀生避劫。即使功成,亦是一种魔障。

然而,在这种时刻,他却绝无半点生路。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